移动首页 我读过的 世界名著 诺奖作品
国学名著 科幻名著 言情名著 恐怖名著
历史小说 武侠名著 教育名著 传记名著

位置:我读过的 > 雍正皇帝目录

第十四回明庭训胤禛戒子弟献良策小酌试才人


  胤禛在马上一纵一送迤逦往定安门而来,想着国步维艰差事难办,兄弟阋墙勾心斗角种种烦难,正没个头绪理会,忽觉颊上一凉,接着胳膊上又是一点水珠,抬头看时,不知几时阴了天,疏疏落落的雨点已洒落下来。左右亲兵戈什哈因没带雨具,正要张罗胤禛避雨,远远的见戴铎打马飞奔而来,手里拿着油衣,喘吁吁道:“叫奴才好找,还以为爷去十三贝子府了呢!碰了十三爷才知道爷走这条道儿。”

  “府里没事吧?”胤禛一边披油衣,问道:“世子们都在家?”

  戴铎忙笑道:“奴才没见大少爷。二少爷、四少爷在怡性斋书房陪着邬先生、性音和文觉和尚说话呢!大千岁和三爷方才来过,等不到爷回来,说要走呢,走了没有,奴才也不晓得。”

  说话间雨已大了,打得周围树叶子一片声刷刷响,胤禛因大哥胤禔三哥胤祉在府,也不敢怠慢,忙催马趱行。

  胤禛的四贝勒府原是前明内官监房旧址,又称“粘竿处”,其实是紫禁城一处离宫。赐给胤禛后,只将黄瓦换了绿瓦,规制仍是十分壮观,五进院子但是内务府督造司贡的金砖铺地,平如镜,硬似铁。康熙赏给胤禛时,他原不敢受,后来见胤禔胤祉和胤禩的宅邸比这还要雄伟,才半推半就地搬了进来。胤禛冒雨赶到府门口,早见高福儿率着府里几十名有头脸的长随家仆守侍在下马石前,一个个淋得水鸡儿似的,没人敢动一动。高福儿带众人在雨地里接胤禛下马,一边请安,口中说道:“大千岁和三爷都在东书房。方才大少爷和二少爷都说要出来迎接爷,福晋说她不好陪阿哥,就叫两个少爷去了。”

  “你去禀一声大千岁三爷,说我回来了。”胤禛下马,由人搀扶着一边走一边说!我换身干衣服就过去——告诉邬先生一声,见过二位爷我就过去。”

  “回爷的话!”高福儿道:“三爷说久仰邬先生大名,要见,请示福晋,福晋说叫大少爷二少爷陪着见了。”

  胤禛不由止步一怔:他们怎么知道邬思道在自己府里:棵长耳朵!因又问道:“你四少爷呢?”

  “四少爷回书房读书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胤禛不再说话,款步进了万福堂。福晋纳拉氏正

  坐在炕上开纸牌,侧旁侍立着妾侍钮祜禄氏、年羹尧的妹妹年氏并一大群丫头奶妈老婆子等候迎接胤禛。见胤禛穿着油衣温淋淋进来,纳拉氏一偏身下来,念佛道:“我的爷!就淋得这样儿!快取衣裳来换——把给我热的那碗参汤端来先叫爷用!”众人已是黑鸦鸦跪了一片。

  胤禛心里有事,一边命众人起身,换着衣裳笑道:“比起安徽,这里是天堂了,你不用蛇蛇蝎蝎的,哪里就淋病了呢?”

  因见年氏挺着个大肚子站在一边,又道:“你有身子的人了,从现在起到满月,连我跟前也不用立规矩……你哥哥年羹尧恐怕过年才能回来,他身子甚好,你不用结记。”胤禛的第三胎儿子就是因钮祜禄氏带孕侍候自己流产早夭的,听见这话,钮祜禄氏不觉眼圈一红。纳拉氏正要说话,却见弘时弘昼兄弟踏着鹿皮靴子进来,请安道:“二位伯伯和邬思道在那边聊天说文,儿子们过来迎接父亲。”因见父亲没发话,竟都不敢起身。

  “我人在外头,心在北京。”胤禛冷冷说道:“听说你二人斗蛐蛐还赢了你五叔的老二?这可真有能耐了”说罢便喝参汤,屋里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。胤禛因又道:“君子之泽五世而斩。打从顺治爷到你们,是第四代了,不晓得警惕么?弘历如今是唐诗都背得几百首了,你们比他大,背了多少?你们自己看看,穿着绫罗就往泥水里淌,还有这靴子,是踩水玩儿的?你们没有读过朱子治家格言?”

  胤禛发作了一通,喝完参汤,脸上已是回过颜色,扫视众人一眼,说道:“你两个回书房,今儿把《劝学篇》给我背出来,再写一篇《君子不自弃》明天晚间我看”说罢便起身去了。

  “好,冷面王子回来了!”大阿哥胤禔三阿哥胤祉和邬思道正在怡性斋品茗说话,闪眼瞧见胤禛进院,两个人都站起身来。胤禔调侃地说道:“这回桐城走一番,收银一百万,得胜还朝了,又要在户部杀回马枪,我辈兄长作壁上观,看吾弟大展雄才”胤禛向二人一一打千儿请了安,微笑着向架着拐杖站在椅旁的邬思道点头致意,说道:“大哥不要取笑。皇上派的差事,不能不尽力敷衍。当家人恶水缸,我有什么不知道的。——来来,请坐,今儿是人不留客天留客,弄几碟子小菜,我们边酌边谈——邬先生,你还不知我这三哥,二十弟兄里头是文状元,大哥呢,算得一个武状元,今日聚会实实难得”门外从人听见这话,早已飞奔出去,不一时便拿过几碟子凉菜和一瓶玉壶春酒。胤禛便让着手道:“坐,坐!听说三哥和邬先生会文,我兴致好得很呢!”

  胤禔笑道:“四哥这位邬先生真是可人!我还没见过老三的敌手,今儿是开了眼了”胤祉也笑道:“果然名下无虚,那年左玉兴赵泰明真的是屈了你。不过你说天下无绝对,我却不信——去年游西山,有个姓车的孝廉和姓乔的秀才坐一乘轿上山,陈省斋先生出联:车乔二书生,同乘一轿登山——请问,你对得上么?”

  “那年去陕州我也见了一件事。”邬思道坐在下首,微微一笑道:“一个姓马的和一个姓卢的商客骑一头毛驴过河。所以三爷说的联语可以对上:马卢二商客,共引一驴涉水。”几个人听了,觉得确实对得切,不禁哄然叫妙。却听胤祉又道:“那么‘烟锁池塘柳’呢?这是千古鳏对!”

  邬思道一笑道:“这算什么鳏对?既估池塘上有烟,一定是镇湖楼走了水,我就对上个‘烧坍镇湖楼’,想来也是不错的。”众人正品味时胤禔在旁大声道:“此木是柴——山山出!”

  “由水变油,日日冒!”

  众人不禁鼓掌大笑,胤禛也来了兴头,举杯一饮说道:“我不长于此,上回年羹尧说了一个,只两个字,竟无人能对。

  三哥和思道先生都是行家,请教:色难——色难对什么好?”

  “这个么——容易。”邬思道举杯饮了一小口,便不再言语。胤禔见胤祉兀自低头搜索柘肠,便道:“既说容易,怎么不对出来呢?”邬思道见胤祉也盯着自己,一笑说道:“我已经对过了,就是‘容易’二字,难道对得不切么?”

  众人又复大笑,胤祉见他如此敏捷,心里很想难倒他,指着墙上一幅画儿道:“这是仇十洲的《函谷关》,请口占一律,做得好,我就服了你!”邬思道略一思忖,应口吟道:

  雄镇固金汤,眈眈视六王。

  地吞百越尽,祚翦二周长。

  雉堞存余烈,丸泥少异方。

  青牛背上客,长笑过咸阳!

  吟声未落,胤禔指着壁上的《钟馗图》急急说道:“就这幅图,不许你想。口占一破题,不许带天地君亲师,不许引圣人话。说,快点!”

  “夫进士,鬼也;鬼也,进士也。一而二,二而一者也!”“妙”胤禛不禁击案喝彩,胤禔胤祉也搓着手连连赞赏:

  “怪道老四不和外人说笑,家里放着如此解颐破颜客!”胤禛一回头,见高福儿带着坎儿和狗儿也在外头廊下笑,知道是狗儿的事毕,进来回话的,便道:“你们懂什么?叽叽嘎嘎成什么体统?”

  高福儿忙赔笑道:“我们来了一会子了。听爷们对得有趣,就忘了神。狗儿也出了几个字,叫坎儿对呢”胤禛便问狗儿:“你出的什么?”

  “烟暖房。”

  这一说众人也是一愣,连邬思道一时也寻思不来对什么好,却见坎儿一脸睡相,揉着鼻子道:“屁暖床!”

  众人立时哄堂大笑,胤祉笑得前合后仰,胤禔笑岔了气,扶着椅背直揉肚子,邬思道抚着胸口只是咳嗽,饶是胤禛素日冷面冷心,扑地一口酒全喷在地下。

  “今晚好快活”胤禔笑了一阵,伸欠了一下说道:“天到戌时了罢?老三,千里搭长棚,筵无不散,咱们也该去了。”

  胤祉握了握邬思道的手,起身道:“真该荐你应考,可惜了身有残疾,闲时到我府走走。我那里不少鸿儒,大家谈笑耍子。”

  胤禛脸上立时没了笑容,却见邬思道架起拐杖,微笑道:“承三爷厚爱。不过家兄身子欠安,四爷赏了盘缠,后日就回南去。残疾之人不堪驱使,徒供取笑而已,若再有机会来京,一定去三爷府上奉承。”胤禛听他这话推辞得十分得体,生怕再纠缠别的事,便问:“两位哥哥还有别的事么?”

  “来看看你,没什么大事。”胤禔说道:“我的门人肖满成从云南叫你那位丑人怪给提到北京了,昨晚还去我那哭了一鼻子,想求个情儿把他那帐宽限一年半载——你可得赏我这

  个脸啰?”胤禛看了看胤祉,心知他必也是说这类事,因笑道:“走着瞧吧,看太子什么章程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啊”胤祉一听便知这个铁门栓不好拉,便也不再提,淡然一笑。胤禔也笑道:“知道你就这个话!我们也瞧着太子呢,你只管放心!”

  人都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胤禛和邬思道二人。外头的雨淅淅沥沥仍在不住地下,打得芭蕉叶子砰啕作响,良久,胤禛方粗重地透了一口气,说道:“今晚凑巧儿,给我接风,我也给你接了风。不知你在这里住的惯不?”

  “还好。”邬思道叹息一声,方才会文一阵欢笑已仿佛是隔世一般,沉吟道:“我的情形料来四爷已经都知道了。如今四爷的情形我也略知一二。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何况四爷如此待我?四爷只要看瘸子还有点用场,水里火里听您吩咐,从今而后,我和戴铎一样。”

  “你和戴铎不一样。”胤禛目光幽幽盯着烛火:“我以师礼待你”邬思道吃惊地看了胤禛一眼,随即垂下了眼睑,说道:“我断不敢当。倒不因我是布衣。我知道顾八代老先生是四爷的启蒙师傅,顾八代先生和家严是同年,小子何人,竟敢僭越?四爷,若要我安生处于此地,‘师’之一字碍难承当。”胤禛默然良久,说道:“既如此,我以朋友待你。先生国土无双,我虽不是孟尝君,应有礼仪是不敢废的。国家目下情势,江河日下,徒具鼎盛之名隐忧也甚可怖,我挑的这担子太重了,有些力不从心,不能不借助先生智慧。”

  邬思道呷着茶水,脸上慢慢泛起红晕,瞳仁在灯烛下闪着晶莹的光,倏然间又黯淡下来,说道:“我本有济世之志,造化不济,落拓到这地步,这是命也、运也、时也、数也。原已灰心丧气,并不愿作三爷说的什么清客蔑片相公。这次来京为的就是和凤姑完婚,携她回南,在生意场做个陶朱公,不料又遭此变故!来府数月,信息灵通,今已知四爷的为难,决非户部吏部这些差事,用一句圣人的话,吾恐季孙之忧,在萧墙之内”胤禛浑身一颤,手中的茶水差占泼洒出来,盯视邬思道许久,问道:“难道先生听说什么了?”

  “这不用打听。”邬思道的语气结了冰一样冷酸、“京师如果是善地,四爷和十三爷又何必撂开户部差事,避祸安徽?果真是为了治河么?又为何宁肯在安徽自筹银两,不肯向户部伸手?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?”

  “太子位置不稳。”邬思道道,“君臣相疑,父子相疑,兄弟相疑,不是国家之福。”胤禛惊讶地望着邬思道,有些发楞。

  邬思道这些话,断断续续和胤祥也谈论过,但从来没有如此透彻,这样有条理,一下子就把根由摆得清清白白。移时,胤禛才道:“现在京师确有流言,说皇上要废太子,我回来见了皇上,也见了太子,和我在安徽听的想的不一样,恐怕是有些小人从中作祟,离间皇帝太子也未可知。”邬思道一笑,说道:“太子之危,危若朝露!其根由很远了。康熙三十六年皇上西征青海,太子留守北京处置后方军国重务。皇上偶感风寒,就万里迢迢把他叫到军前,那个时候已是对太子很不放心了!前上书房大臣索额图,康熙四十二年纠集耿索图一干太子党,要趁皇上南巡扶太子登极,置皇上于太上皇地位。东窗事发后,索额图被圈禁高墙,虽说保下了太子,这种父子惨变,难道皇上毫无芥蒂?四爷,太子这靠山如果硬挺,他又为什么今日置一处庄园,明日起一座宅院?万里江山有朝一日都是他的,还要营造私窠?”

  胤禛咀嚼着邬思道的话,叹道:“他就是这么个人,几次和我说过,人生苦短,得及时行乐。摊上了这样的太子,也是没法子的事。”

  “哦,四爷这么看?”邬思道突然纵声大笑,“您看错了!

  辛弃疾所谓‘求田问舍,怕应羞见,刘郎才气’,专指的士大夫。太子这也算一策,用的韬晦之计,和光同尘,向皇上表明自家没有野心罢了”这一提醒,对胤禛真有醍醐灌顶功效,浑身一个寒战,牙齿迸着笑道:“父子相疑到这种地步儿,也真叫寒心!他这法子,也算用心良苦,却只难为了我们办差的人,又要清吏治,还得顾全他的体面……”说着,只是摇头。邬思道道:“若遇上寻常皇帝,太子这策略用得。偏当今皇帝是五百年一出之圣君,上策反变了下策。皇上春秋已高,勤躯已倦,把政事都付给太子,满以为他拿得起放得下,但四爷想想看,丈量全国地土,不了了之;更新赋税制度,不了了之;整修河道漕运,弄得一塌糊涂;清理户部亏空,他是头号欠户;科场舞弊,他无力整肃——皇阿哥们就是瞧准了他的失败,才敢在他太岁头上动土——他‘和光同尘’,人们抓住把柄告刁状,皇上更不爱重,他越发害怕,更加‘和光同尘’。如此循环,得了不得了?本来就不信任,这不是雪上加霜?听说今岁皇上驾幸热河,一改往常规矩,要他跟在身边,毓庆宫侍卫三月一换,这都是什么征候?”

  胤禛听得心头突突乱跳,忽地又想起隆科多出任顺天府

  尹的事。又想到自己和胤祥素日在众人眼里是太子的左右臂,禁不住拭了一把额头冷汗。许久,方叹道:“今夜胜读十年书。不过,事情毕竟没有发作,总要设法挽回。我和太子情则手足,义则君臣,这个当口万不能落井下石,这条道要走到黑!”

  “这条道要走。”邬思道点点头道:“但不一定走到黑,是要走着瞧。尽了人事,还要看天命。如果太子能洗心革面,改弦更张,或者能回天心,就这样下去,三年之内如无废太子之事,四爷抉了我眸子去”胤禛激动得站起身来,在地下快步踱着,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,叹道:“没想到我辛苦办差,落到漩涡当中。如今户部清理国库,他就欠着一屁股债——四十五万!说是年底交,还不定怎么样呢!万岁爷掐着日子,一定要十月前完差,现如今磨盘就夹着我的手!”

  邬思道怔了一下,问道:“四爷能不能劝劝太子,不要说得这么直,只拿万岁爷的话压一压,请太子顾全大局早日清债。”“你不知我这二哥!”胤禛嘘着冷气道,“看上去温存柔弱,其实粘胶腻牙,正经话说得重,他受不了,旁敲侧击,他装模糊儿,有时候气死人不偿命。”邬思道迟疑了一下,将茶杯轻轻放下,突兀说道:“四十五万……不是个小数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,我们先代垫上!”

  “啊?”胤禛失惊道:“我从哪给他弄这么大一笔钱,我一年一万八千两俸禄,庄子也在阿哥里边最少……和老八他们商量,岂不是与虎谋皮?”

  邬思道架起拐杖,至门口望着外头的蒙蒙细雨,良久才道:“这笔银子我出得起!”胤禛一下子惊呆了,略带口吃地说道:“早已知道你是江南世家,竟如此豪富么?”

  “不是。”邬思道苦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我家小康而已,剥皮抽筋也拿不出两万。倒是这次进京,得了一注意外之财……”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件东西托在手上,说道:“四爷,请看!”

  胤禛凑了一步,却见邬思道掌上托着一个榛子大小的物事,碧幽幽亮晶晶,在灯下闪着五彩莹光,正是一枚宝石,因道:“这是一枚祖母绿,顶多值五万银子……”

  “十枚就是五十万。”邬思道笑道:“何况还不一定只有十枚。据我推断,当有十八枚,连同其余珠宝,其价当在三百万以上,区区四十五万何足挂齿,将来如有别的用场,四爷也是宽宽绰绰的……”胤禛听了心下暗自骇然,问道:“哪里得如此巨款?我这人可是非梧酮不栖,非廉泉不饮”邬思道踅回椅中坐了,说道:“天下无主之财多得不计其数,我既许身于主,自当代主分忧。”

  胤禛没有答话,只用询问的目光盯着邬思道。邬思道悠然说道:“这套富贵在大慧寺,已经沉沦百年,四爷不取,早晚有一日便宜了那群秃驴们。这件事现在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——”

  “还有我们也知!”

 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笑声,胤禛和邬思道都吃了一惊。抬头看时,只见一位老僧穿着土黄布衲、皓眉白须飘然步入,后头跟的头陀却是性音。这两个和尚一文一武,老者文觉,专门陪侍胤禛接待天下游方高僧,与北京诸禅林主持交往,是胤禛的寄名替身和尚。性音则住在府北粘竿处,训练家丁护卫及子弟武术。见他们进来,胤禛笑道:“邬先生刚骂过秃驴,就来了两个和尚!隔着这么远,性音都听见了?”文觉和尚一揖而坐,性音笑道:“我有传音之法,那边书斋离这儿不足一箭之地,我听得清楚。”

  “我的癖性喜欢搜奇寻异。”邬思道略一致意,安祥地说道:“在大慧寺数日,读遍了寺内碑碣。因这座寺院原是前明太监李永贞所造,我就留了心。记得《啸风杂记》里记载,李永贞、李朝领建魏撹生祠,塑魏忠贤像‘冕旒,执笏,俨如帝王……像以沉香木为之,眼耳口鼻手足宛转一如生人。腹中肺腑皆以金珠宝玉为之,衣服奇丽”他侃侃背诵畅若流水,众人早已听得目瞪口呆。却听邬思道口气一转,说道:“后来转到神库,见两个没有埋掉的木雕神像,颇似记载中说的情形,只年代久远,泥涂烟染,已经不成模样。从神座后看,正是天启五年所造,我就断定,此必是魏忠贤像无疑,挖出它们的眼睛,恰是四枚祖母绿,埋在大慧寺三枚,一枚随身带着,就是四爷方才见到的了。”三个人不由都把眼睛盯向邬思道案前,那颗宝石熠熠闪烁,实实在在放在那里!性音兀自讷讷而言:“居然有这么巧的事?”

  “这不啻是一座金库,四爷为天下计,取不伤廉。”邬思道的眼闪着光,声音却仍很平静:“魏忠贤号称九千岁,据理而推,当有九座雕像,埋没这许多年被我发觉,正是天授于四爷!神库下一定还埋着七座。这件事办起来一点也不难,由十三爷出面住庙静修,带上性音、狗儿或坎儿,神不知鬼不觉就取回来了!”文觉不禁赞道:“先生真是奇人!不过那七座也许已经没了。我也有点不可思议,造像的人当日怎么不取了去?庙里那么多和尚,一百多年也没认得”“荆山之玉??灵蛇之珠,并非人人能识啊!”邬思道叹道,“木像通身都用糯米粉浆糊了,大约就是当时造像或守祠的人干的,不过魏党失势,朝廷搜捕极严,知情人或没来及取用就遭了毒手。”

  这些话很像是梦话,却都分析得丝丝入扣汤水不漏,一时间书房里沉寂得荒庙一般。许久,性音揎臂攘眉,兴高采烈地说道:“四爷,就照邬先生的主意。三天之内,我们把宝物全起出来!”

  胤禛望着邬思道,他已经说不出什么。但觉五内俱沸,酸热之气翻腾。良久,才沉重地点了点头,声音变得有点喑哑:“先生,我无话可说,如此待我,我何以为报?”

  “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。”邬思道沉静地答道,“贝勒以国士待我,我岂能以守财奴报您?”  



大家正在读